韌帶撕裂有望再生 中企視訊專訪運動醫學專家趙金忠教授
發布日期:
2021-05-26
瀏覽次數:
來源:中國企業網

韌帶撕裂有望再生 中企視訊專訪運動醫學專家趙金忠教授


伴隨全民健身熱潮的興起,錯誤的運動方式也帶來大量運動損傷,尤其是前交叉韌帶(ACL)損傷。

  伴隨全民健身熱潮的興起,錯誤的運動方式也帶來大量運動損傷,尤其是前交叉韌帶(ACL)損傷。雖然長度只有3厘米,ACL卻承受著巨大的風險與壓力,受傷時往往伴隨“砰”的一聲清響,一旦受傷嚴重到斷裂,根本無法自愈。做韌帶修復手術時,放一條人造的“尼龍”韌帶來救急,還是拆東墻補西墻地用自體韌帶移植,患者往往面臨兩難選擇。幸運的是,可誘導韌帶再生的高強度植入物研發取得重大突破,且正在啟動臨床試驗,該項目的牽頭人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六人民醫院運動醫學科趙金忠教授。


韌帶撕裂有望再生 中企視訊專訪運動醫學專家趙金忠教授

  趙金忠教授是醫學博士,也是博士研究生導師,現任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運動醫學科主任,科技部重點研發項目首席科學家,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運動醫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醫學會運動醫療分會委員。富于創新,引領國際運動醫學微創治療技術。在膝關節傷病治療領域積累了超過16000例手術的經驗。在前后交叉韌帶斷裂、前后交叉韌帶撕脫骨折、膝關節后外側韌帶結構損傷的診斷和治療方面很有創新,對膝關節復雜多發韌帶損傷創立了一期聯合重建技術,膝關節穩定性重建的水平處于國際領先地位。承擔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上海市衛生系統重要疾病聯合攻關項目、上海市科委等國家或省部級科研課題,在運動醫學國際頂尖雜志AJSM、Arthroscopy等雜志上發表SCI論文數十篇。以第一完成人獲得上海市上海醫學科技一等獎(2018)、上海市科技進步三等獎(2005),入選上海市“醫苑新星”培養計劃。

  如何減少運動損傷?可再生韌帶相關項目進展如何?帶著諸多疑問,中企視訊深度對話趙金忠教授,聆聽運動醫學領域專業知識。

  中企視訊:請您介紹下,您的團隊主攻哪個領域?

  趙金忠:
我們上海市第六人民運動學科的團隊積極研發項目,在臨床方面是我們的傳統特色,主要聚焦臨床技術的創新,在該領域,我們走在國際前沿。近幾年,我們更多關注的是運動相關修復重建材料的研發,特別是再生運動醫學方面。運動醫學領域有很多損傷,需要利用再生修復技術,所以目前我們團隊在這方面,拓展到各個細分領域,包括肌腱、軟骨、半月板的再生等,我們都在做相應的努力。

  中企視訊:韌帶損傷的修復方法有哪些?韌帶修復有著怎樣的難點痛點?患者的主要訴求是什么?

  趙金忠:
針對損傷,如果不是特別嚴重,可以做簡單的修補,如果是完全斷裂,則以重建為主要方式。對于重建來講,主要涉及材料的使用,目前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自體肌腱,但這種方式有它固有的缺陷,會造成取腱部位的損傷;第二種就是異體肌腱,由于來源于尸體,目前極為缺乏;第三種就是人工韌帶,目前我們能夠使用的是合成纖維韌帶,也有相應缺陷,這種相當于尼龍繩的人工韌帶與骨頭無法融合,只能依靠機械固定。目前的現狀就是這樣三種方法,由于臨床上人工韌帶沒有太可靠的材料,我們還是以應用自體肌腱為主。

  韌帶的修復重建主要涉及到材料的使用,有一個理念叫超強重建,我們希望患者修復韌帶以后,新的韌帶比原來的韌帶能夠更加結實穩定。例如一個患者是奧運冠軍,我們希望他重新拿一個冠軍,這是我們的理念。要實現這個目標是以材料的進步為基礎,超強重建需要移植物,然而取自體肌腱移植可能不一定夠用,而且還會造成額外的損傷和功能缺失。缺乏理想的人工韌帶移植物,是我們目前面臨的難點和痛點。在臨床上,患者對人工韌帶有著大量需求。

  中企視訊:韌帶修復的手術量在國內大概有多少?患者一定要做手術嗎?還是可以保守治療?

  趙金忠:
現在的手術量,國內還缺乏明確的統計數據,我們按照人口的比例,美國每年可能會有三四十萬前交叉韌帶的手術,我們的人口翻數倍,所以中國每年前交叉韌帶手術的需求量大約有100萬臺。膝關節除了前交叉韌帶,還有后交叉韌帶的損傷等等,涉及到患者的治療理念,以及醫生的數量,手術量都受影響。

  前交叉韌帶損傷以后,我們根據患者的年齡與運動水平,還有生活規劃等多種因素來判斷是否需要手術。如患者因為損傷造成關節的不穩定,重新運動的時候,會造成新的損傷,半月板軟骨的損傷會造成關節軟骨及整個關節過早的退變,這些都推薦手術。如果患者年紀比較大,且沒有運動需求,可以采取保守治療,如果比較年輕,還有運動需求,包括健身的需求,我們都建議做手術。

  中企視訊:為什么開展“可誘導韌帶再生的高強度植入物系統的研發”這個項目?介紹一下現在進展到哪個階段?實施情況如何?

  趙金忠:
這個項目是科技部制定的。國家之所以制定這個項目,是基于目前臨床的現狀,因為我們臨床上能夠用的人工韌帶,就是一個滌綸韌帶,采用滌綸纖維制作,實際上它是一個法國產品叫LARS韌帶,滌綸纖維的本質是聚酯纖維。

  這種人工韌帶的兩端無法與骨頭愈合,依靠擠壓釘機械固定,很容易失效。此外它也沒有韌性,不像我們自己的韌帶,所以一旦手術方式出現問題,會造成關節軟骨的損傷等問題。因為這些固有的缺陷,所以科技部制定計劃,要研發一個可自體化的韌帶。理想的人工韌帶放進去以后,能夠在相應的時間點變成自體的韌帶,不像目前的滌綸纖維人工韌帶始終是異物,而是變成自身的組織結構。

  所以我們開展這個項目,制定了相關的研發方案。研發方案主要基于幾點考慮:第一,可自體化人工韌帶需要一個材料,該材料要有高度的能夠誘導組織再生的能力;第二,人工韌帶需要有加強的成分,在材料自己轉化的時候,能夠保護韌帶;第三,我們希望這種韌帶的兩端能夠跟骨頭牢固地愈合,也就是促進腱骨愈合??萍疾窟@個項目包括兩部分優勢,一是能夠自體化的韌帶,另外能夠促進腱骨愈合。

  作為臨床團隊,我們主要參與韌帶從源頭向臨床轉化的定型研發,反復地做研究,包括各種大動物實驗,當然最關鍵是要做最終的人體臨床試驗進行驗證?,F階段材料已經研發成熟。通過前期的研究,基于大動物實驗,證實該材料誘導組織再生的能力是非常好的,我們接下來就是開展產品上市前的臨床研究。

  中企視訊:國際上關于誘導再生的材料研究情況如何?

  趙金忠:
研究需要經過幾個階段,從原來的以化合物為主到利用天然材料,始終在不停的發展??傮w來講這種材料可以分兩類,一種叫轉換誘導,這種材料已經接近人體的組織了,植入進去以后,通過轉化就變成人體的組織;還有一種叫再生誘導,材料成分跟人體組織有點區別,但是它通過再生,然后定向分化,最后根據具體的組織環境,變成相應的組織結構。國內的研發主要集中在轉換誘導領域,研究結果不是太好,始終沒有往臨床上跟進。

  打個比方,轉換誘導是從有到有,韌帶是膠原纖維,再生誘導使用的材料不是膠原纖維,可能是另外一種細胞外基質成分,然而這種成分最后能夠誘導出來韌帶的膠原纖維。我們的項目在國際上也很先進,屬于中國原創,將韌帶結構實現從無到有的再生誘導,國際領域內僅有我們這一個項目在推進。

  中企視訊:項目進展如何,未來發展,有著什么樣的前景?

  趙金忠:
項目產品已經研發出來了,正在啟動臨床研究了,這是最重要的進展。那么這個項目比起原來的一些方法有根本的不同,這是全球首個可自體化的人工韌帶,它有明確的優勢。最關鍵的是最后能變成自體的一個結構,有自體韌帶的所有的特性,并且會進行損傷修復,就是說有小的損傷會自行修復。人造的滌綸纖維韌帶一旦斷掉就永遠斷掉,它是只會損傷不會修復的。這種材料有一系列的優勢,這也是我們之所以研發的一個原因。

  韌帶重建項目的第一部分,就是聚焦于交叉韌帶,我們希望材料能夠廣泛應用。實際這種材料的應用范圍是非常廣的,比如說肩袖損傷,現在也面臨著需要材料去修補加強,比如說跟腱斷裂,也需要材料繼續武裝加強,該材料在這些方面都有它的應用價值,這也是以后的研究方向。

  中企視訊:從目前接診來看,目前運動損傷的情況如何,哪種損傷情況比較常見?

  趙金忠:
運動損傷實際上主要是關節內與關節外,那么關節外如跟腱斷裂,其他還有肌肉的損傷、筋膜的損傷等,但占比不一樣。關節內損傷包括膝關節和肩關節,膝關節損傷約占百分之六七十,肩關節損傷占百分之二三十。膝關節以韌帶損傷為主,當然還包括半月板損傷、軟骨損傷;肩關節的運動損傷,一個是肩袖損傷,另外還有肩關節脫位,這兩方面最多。

  中企視訊:運動愛好者如何減少運動損傷,您有什么建議?

  趙金忠:
這涉及到運動咨詢的問題,實際上有一些人可能先天性不適合做某項運動,所以我們建議運動愛好者能夠與運動學??漆t生有溝通,咨詢了解一下自己最適合哪些運動;其次,在運動中有相應的保護方案,既要保護關節,又要發揮最大潛能的方法,這也是需要根據患者的個體特點制定方案。這部分工作其實非常重要,也是我們以后重點關注的。我們希望不僅幫助受到損傷的人恢復運動能力,也幫助那些能夠運動的人更好地去從事運動。

  據悉,“可誘導韌帶再生的高強度植入物系統的研發”項目是科技部“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項目,由趙金忠教授擔任首席專家,上海松力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為項目承擔單位,參與單位包括上海交通大學、四川大學、東華大學、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項目聯合了產、學、研、醫、檢各方力量,并獲得中央財政撥款支持。

相關推薦